江西快3走势图200期

愷英網絡創始人意在讓路?富豪失聯 半年內連串辭職

時間:2019年04月08日 08:49:44 中財網


  排版|十一
  在3月25日遞交了一封書面辭呈后,王悅就一直處于失聯狀態。而在辭去愷英網絡的一系列職務后,這位曾因身家高達66億而榮登2016胡潤全球富豪榜的“80后”富豪于近日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不當了。

  法定代表人變更背后
  4月3日,愷英網絡發布公告稱,公司法定代表人由“王悅”變更為“陳永聰”。

  愷英網絡表示,公司于2019年3月20日召開第四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臨時會議),審議通過《關于聘任公司部分高級管理人員的議案》,同意聘任陳永聰先生為公司總經理。根據修訂后的《公司章程》規定,總經理陳永聰先生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富凱君發現,上述公告所指的修訂后的《公司章程》,其修訂日期為2019年3月份。期間,正是公司更換董事長和總經理的關鍵時刻。

  愷英網絡3月2日披露擬召開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并披露了候選董事的票選議案。其中,早前擬退出董事會的王悅出現在提名董事名單中,由其取代了馮顯超。

  愷英網絡同時披露,公司召開董事會臨時會議,在時任董事長王悅主持下,與會董事審議了修訂愷英網絡公司章程的議案。其中第八條將公司法定代表人由董事長改為總經理。

  此后,公司于3月21日公告稱,公司召開董事會審議通過由金鋒擔任公司董事長,陳永聰為公司總經理。從公司先更改公司章程,然后再公布總經理人選的操作來看,公司高層早有意安排陳永聰為公司法定代表人。

  那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變更是好是壞呢?有律師表示,如果是正常變更那就無所謂,如果是法定代表人失職,或者造成公司損失變更法人那就是壞事。

  有律師表示,企業的法人代表在不同的場合要承擔不同的法律責任,種類多樣。如果企業破產并負有個人責任,法人代表會受到將來再辦企業時的諸多限制。此外,該法人如無成立上的缺陷,其虧損責任應由法人自己承擔,既不是股東也不是法人代表。

  “在我國,公司設定必須有法人代表,行使相關民事權利和義務。但是,在生活中,有些人為了方便會邀請別人擔任自己公司的法人代表;這也就使得低保戶擔任法人代表成為可能。”上述律師如是說。


  掌舵人"提前"換班?

  事實上,在王悅不再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前,其早于2018年7月就曾辭去公司總經理職務,而公司現任董事長金鋒在2018年7月剛剛當選為公司董事。此次選舉拉開了公司高層換屆的序幕。

  據悉,在2018年7月27日,金鋒被選舉為公司董事的第二天,王悅“因個人原因”辭去愷英網絡的總經理職務,但仍保留董事長職務;此后同年7月30日,剛剛當選公司董事的金鋒被選舉為副董事長;同年9月28日,金鋒再此升官成為聯席董事長;2019年3月20日,在愷英網絡新一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上,金鋒被選舉為董事長。自此,節節高升的金鋒被視為愷英網絡的“新掌舵人”。

  與此同時,愷英網絡的創始人王悅則是相繼辭去了公司總經理、董事長職務,雖然2019年3月18日,愷英網絡的臨時股東大會上,王悅被選為新一屆的董事,但在3月25日,王悅發出辭去公司董事的申請。此后,公司宣布王悅“失聯”。

  據愷英網絡公告,公司從3月28日起通過郵件、電話和微信等方式聯系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王悅,但都未果。4月1日,在回復深交所的問詢函中,愷英網絡再次確認了失聯消息,并表示不能確認由此而帶來的相關風險。

  據媒體報道,有知情人士稱,監管機關的調查,已經持續了一年多。“在2018年春節之后,陸續‘收網’,已帶走了幾個股市‘牛散’。王悅在幾樁收購中,涉及到業績對賭、市值對賭等事項,涉嫌操縱股價、內幕交易等。”

  這一說法尚未得到證實。據報道,金鋒聽到媒體提到王悅一事后,立即掛斷了電話。

  而據愷英網絡4月7日晚間的最近回復內容可知:“目前,公司通過郵件、微信、電話、家訪等形式,尚未核查到王悅先生失聯的具體原因。”

  在市場對王悅的“失聯”有著各種猜測的同時,愷英網絡則直接公開聲明稱,“王悅先生已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現公司管理運行情況平穩,王悅先生失聯未對公司生產經營和管理穩定造成影響”。

  同時,愷英網絡還表示,公司旗下現有游戲產品都處于正常運營狀態,公司2019年計劃發布的多款游戲新品也將按原有計劃向市場推出。

  據4月7日公告顯示,截至4月4日,王悅先生直接持有公司股票461,570,064股,占公司股份總數的21.44%。目前,王悅先生所持公司股票累計被凍結64,800,000股,占公司股份總數的3.01%,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總數的14.04%。


  公司實控權變更存疑
  王悅“失聯”后,金鋒成為愷英網絡新的掌舵人。而據資料顯示,金鋒生于1988年,時年僅僅30歲。金鋒畢業于浙江工業大學國際學院,與浙江盛和公司的金丹良、浙江九翎公司的周瑜、黃燕一樣,都是浙江紹興嵊州人。

  早在2011年,浙江盛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又稱:浙江盛和)成立之初,金鋒就開始擔任浙江盛和的產品經理,2013年,升任浙江盛和市場總監;2018年1月,升任浙江盛和的總裁兼CEO。

  據悉,愷英網絡曾于2016年擬通過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以2億元的價格,收購浙江盛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浙江盛和)原股東金丹良、陳忠良共計20%的股權。即浙江盛和當時的估值為10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5年,浙江盛和的凈資產是負數,為—319.23萬元,即“資不抵債”;截至2016年5月31日,其凈資產也只有4904.17萬元,對應10億元的收購估值,溢價超過了19倍。

  公司被收購之時,生于1990年10月,時年26歲的浙江紹興嵊州人金丹良,為公司法定代表人,并持有80%的股權;而生于1959年8月的浙江紹興上虞人陳忠良,持有20%的股權。

  2017年7月26日,愷英網絡以16.065億元的價格收購金丹良持有的51%的浙江盛和股權。

  繼收購浙江盛和之后,2018年5月29日,愷英網絡董事會會議又通過現金收購浙江九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浙江九翎)部分股權的議案。公司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擬以10.64億元收購周瑜、黃燕、李思韻及張敬合計持有的浙江九翎70%股權。對應浙江九翎100%股權,估值為15.2億元。

  資料顯示,浙江九翎成立于2017年4月19日,成立之初,名為杭州九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杭州九翎),2018年4月24日,更名為浙江九翎。

  愷英網絡收購之時,周瑜、黃燕、李思韻、張敬分別持有浙江九翎65.55%、17.10%、12.35%、5%的股權。公司稱,本次交易的交易對手方與公司不存在關聯關系,與公司及公司前十名股東在產權、業務、資產、債權債務、人員等方面也不存在可能或已經造成上市公司對其利益傾斜的其他關系。

  但值得注意的是,浙江九翎初始股東為李思韻(出資50萬元)、金賽(出資150萬元)、金周英(出資140萬元)、趙祥(出資150萬元)及杭州九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杭州九玩”)(出資510萬元)。但在兩個月后,金周英、趙祥退出,2017年9月,杭州九玩也宣告退出。

  對于上述股東的退出,有市場人士猜測,有可能是為了避免與上市公司產生關聯關系。

  據悉,浙江盛和股東金丹良借由并購在2017年成為愷英網絡前十大股東,持股2.07%。而浙江九翎的早期股東杭州九玩早前系由金丹良控制。

  天眼查顯示,杭州九玩2015年股東名冊中,金丹良控制的浙江盛和和浙江盛焰分別認繳99萬元、180萬元,另外兩位自然人股東認繳合計為21萬元。在2016年股東名冊中,金丹良認繳270萬元,朱勇認繳30萬元。在2017年1月,金丹良從杭州九玩退出。次月,愷英網絡收購金丹良的浙江盛和部分股權。而在2017年6月,金周英進入杭州九玩,持股為45%。

  由此可見,杭州九玩退出浙江九翎后,可以完美的規避金丹良與上市公司的關聯關系。

  事實上,愷英網絡“土豪”式高溢價收購的浙江盛和與浙江九翎有著諸多相似之處。據報道,兩家被收購公司的注冊地都在同一棟樓,浙江盛和為浙江省嵊州市經濟開發區謝慕村雙塔路55號一號樓301,浙江九翎則為浙江省紹興市嵊州市經濟開發區雙塔路55號一號樓519。

  此外,浙江九翎大股東周瑜、二股東黃燕,與浙江盛和的原大股東金丹良一樣,都是浙江紹興嵊州人。

  更令人驚訝的是,曾在浙江盛和就職的金鋒目前已經成為收購公司的董事長,此外,曾擔任杭州九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現更名浙江九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高管一職的陳永聰現如今不僅成為愷英網絡的總經理,還成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據天眼查顯示,金丹良與金鋒和陳永聰不僅在愷英網絡存在公司高管和股東之間的關系,其還與后兩位成立的公司存在合作伙伴關系。

  此外,讓市場人士看不清的是,繼公司創始人讓位后,公司的高管職位竟然把握在收購公司高管的人手中,其中是否另有深意?

  更有市場人士猜測,公司如此大手筆收購浙江盛和浙江九翎的股權本身就有問題。

  而據公司回復函可知,公司對于未來的實控權會否變更持不確定態度。這不得不讓人懷疑,公司的上述收購和高管大換血是否預示著公司未來將會有“易主”的可能。
□ .幕.恩  .富.凱.財.經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江西快3走势图200期 五分快三怎么中奖破解 ag开牌不同地区结果一样吗 网上真人龙虎 百人牛牛官网下载 组选包胆公式官网 北京pk赛车软件安装 云南时时网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k10精准计划三期5码 双色球彩票投注技巧